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众口铄金

发布时间:2019-06-14 07:43:33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故事,要从电梯说起。  老宋过来拿书,说是送给他岳父的生日礼物,就是让作家给写了句话,祝XXX寿比南山。  我送他下楼,因为他要试一圈我的摩托车。  一进电梯。  电梯

众口铄金

  故事,要从电梯说起。

  老宋过来拿书,说是送给他岳父的生日礼物,就是让作家给写了句话,祝XXX寿比南山。

  我送他下楼,因为他要试一圈我的摩托车。

  一进电梯。

  电梯里明显是一家三口,但是气氛有点不大对,女的一看就是刚哭过,男的喝了酒,我上电梯后,女的就躲到我身后了,我和老宋就把他们一家三口给隔开了。

  出电梯时,我和老宋先走。

  男人是揪着女人的头发往外拽,一边拽一边喊:我X你妈,你出来……

  女的被拽倒了。

  孩子在哇哇哭。

  理论上,这些事咱是不能管的,咱也不了解什么情况,何况有保安,万一男的再拿出刀子来,给咱一刀呢?

  小孩有三四岁,拼命地拉男人的手,喊,妈妈,妈妈。

  这个男人一边揪着女人的头发一边踹女人的头,我过去一把把孩子抱出来了,我的意思是别把孩子踢着。

  这个男人转身就是一脚,正好踢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没站稳,把我踢倒了,孩子我也没抱稳,甩了出去。

  老宋二话没说,上去就给了男人十多个巴掌……

  我起身,我说,算了,算了。

  女人也挡在俩人中间,跟老宋说:没事,没事。

  围观的越来越多,我手越来越疼,最初我推测是骨折了,整个手完全没法活动了,钻心的疼。

  那咋办?去医院吧。

  保安,还有他们一家三口,老宋,陪我一起去医院,我手腕肿得老高老高了,特别疼,踢巧了,正好踢到了突起的位置。

  在医院里,那男人跟老宋顶了几句,貌似又被打了几巴掌,被保安拉开了,老宋说,本来不屑管你们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结果你蹬着鼻子上脸了,她嫁给你犯了什么罪?你往死里打,连孩子也不放过……(我靠,我还以为你打他是因为我呢?原来是心疼人家娘俩。)

  拍了CT,他们付了钱。

  医生建议48小时内局部冷敷,48小时以后热敷,定时服用消肿药,若是48小时没有明显消肿需要再来医院,来做三维CT与MRI(核磁共振),重新评估,有可能是软骨损伤……

  医生的直觉是问题不大。

  我自己也感觉问题不大,活动不受限,只是还有那么一丝疼,但是跟最初的疼又不同,最初是骨头疼,现在是肉疼,应该没事了。

  男人也道歉了,两口子貌似也不吵架了。

  那我们走吧。

  我和老宋准备走。

  那女人追上来了,意思是赔多少钱?

  我说,算了。

  刚出医院门,刘威他们赶过来了,问咋回事?只是听人说董哥被打了。

  没事,回去吧。

  回程。

  老宋说,我大姐就嫁了这么个玩意,喝了酒就不知道姓啥了,把我大姐打得鼻青脸肿,每次我看到都心疼,想去揍一顿,但是我大姐死活不同意,我就劝我大姐,实在不行离婚吧,我大姐说三个孩子怎么离婚?就这么过吧,所以我打他,总觉得是打我姐夫,连说话的语气都像,我真想打死他,不解恨。

  回来,老宋也不想试骑摩托车了,开车走了。

  我回办公室,有同事问我,你咋了?刚才从楼下经过,保洁说一个开红色路虎的被打了,刚要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

  我说,没事。

  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本来就没多大事,他也没想踢我,只是想耍耍威风,没想到真踢中了,而且我那么不禁踢……

  下午,我在骑车。(骑车时,还是略有不适感,压痛!)

  商场的小会计给我打电话,问我咋了?被打了?

  我问,你咋知道的?

  她说,听别人说的。

  我问,什么版本?

  她说,我说了你别生气。

  我说,不生气。

  她说,说你跟这个女的是情人关系,开着路虎去兜风了,回来被老公抓了现形,打了起来。

  我说,是真的。

  她说,反正传得沸沸扬扬的。

  我说,回去,我问问保安,他不当编剧真是可惜了。

  她说,不是保安跟我说的。

  我说,知道,但是他是故事的原创之一,路虎我四五个月没开过了,咋不说我开着飞机?

  她问,要不要我帮你拷份监控?

  我说,不用,这些事,欲盖弥彰,等几天,自然就散去了。

  挂了她电话不久,办公室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过来送水果,还留了1000块钱,说是对不起之类的,问怎么处理?

  我说,水果留下,钱退回去。

  说,还有个中间人,物业那边的。

  我说,把电话给他。

  我简单讲了一下,真没事,手还能动,也能写字,也能骑车,你们该忙啥忙啥吧,是不是觉得我没闹腾不合常理?

  想多了,真没有。

  我的内心很难埋藏仇恨的种子。

  中间人反复表达一个观点,就是你说个数,既然发生了,就有个了结对不?你不能总是让人猜。

  好吧,有意思。

  第二天,据说,又演绎了新版本,说我是在床上被抓的。(我们楼大部分都是单身公寓,有点类似酒店,他们一家三口是这里的租户。)

  哈哈。

  商场里的这些娘们,真是段子手。

  上午,我去办公室,路遇保安。

  我说,过来。

  他问,哥,啥事?

  我问,你怎么说的我?

  他说,我什么都没说过。

  我问,真没有?

  他说,真没有。

  我说,发誓。

  他说,若我乱说过哥一句坏话,我死全家。

  我说,再一再二不再三。

  他说,哥,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我说,我没说你说了,只是问问你怎么回事,谁到处造我的谣。

  一脸单纯而无辜。

  可能是他,可能不是他,我只是侧面地提醒提醒他别胡说,但是呢,我又怕激发了他内心的恶,又安抚了他半天,还安排人给他送了个果盘,他很开心。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跟他讲了一遍。

  我相信,他会不断地帮我澄清+证明的。

  我说过,凡是与我有关的事,都发酵得特别快,传播得也快,论坛上也有了关于我的帖子,据说正处于墙倒众人推的局面,连老宋也给我打电话,道歉的口吻,意思是是不是给我添麻烦了?要不要去回个帖子澄清一下?

  我说,那不是此地无银吗?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没啥,你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个事,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是参与者。

  他说,放心吧。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商场小会计又给我打电话,报告最新谣言,说人家赔了我1000元医药费我没要,意思是胃口太大。

  哈哈,哈哈,我笑了两个回合。

  我不解释吧,大家心想,看吧,说准了吧。

  我解释吧,大家又说,看吧,在狡辩。

  我在想,也就是我,换了别人,早一蹦三尺了,可是就是因为我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大家更喜欢去揣摩,去推测,懂懂是不是在酝酿什么?复仇计划?

  两口子是因为什么吵架?

  不知道。

  但是我和老宋的观点一致,就是这个男人具有两面性,平日里,把老婆含在嘴里,喝酒时,又开启了禽兽模式。

  老宋说,我姐夫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大姐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了他。

  通过这个事,我觉察到了一个细节,就是大众普遍不抗压,我自己没当回事,但是身边人都当大事了,他们替我疼,替我委屈,而且有了看话剧的快感,总盼着懂懂出点洋相,否则没意思,对不?

  所以,我以后要多出点洋相,让大家多破费点,多买几挂鞭炮,放放,噼里啪啦!

  今年,正月初二。

  公子白过来了,我陪他聊了聊,然后他就回了,应该是给了我儿子5000元红包,其实在我眼里,1万元以下都是随手礼的标准,就如同分了一圈烟,不需要说礼尚往来之类的。

  正月初三,李苏来了,她是做微商的,说是咨询几个问题,也是给了我儿子5000元红包,我也没当回事,因为人人都这么做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常态,这有啥?而且节假日期间,我能出来陪陪你,我觉得于我付出更大。

  是不是我心理有问题?

  包括大家来,总是带一些礼物,酒呀,茶呀,你在这里待久了就知道,这些东西于我而言,没啥用,一般我顺手就分了,曾经还有人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就是他去我身边人的住处,发现里面礼品堆成山,意思是及时向我通报。

  不需要通报,我都能猜出来,无妨,因为大家联系不上我,肯定会先联系我身边人,联系肯定就需要礼物开道,人之常情。

  前天,他们要去启东拜访一位作家,问我在启东有熟悉的读者不?我说有呀,有个叫李苏的,今年还过来过,我给你问问。

  我一联系,发现她有些不耐烦。

  我就有些好奇了,我哪里得罪你了?

  结果,她开了机关枪模式,给你带了那么多礼物,还给了你儿子一个红包,你为我做过什么?推广过我吗?难道你就是这么对待铁杆粉丝的吗?

  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您可能没有站在我的位置去思考过这些问题,首先,我是不需要这些的,包括您送的礼物,您给的红包,我是真不需要,你给我也见,不给我也见,但是你不这么认为,你认为不给不见,要么就是不热情。

  我不要呢,你觉得我不给面子。

  我要了呢,你又期望我回报更多。

  那我就纳闷了,你这不是QJ我吗?

  就如同前几天广西那个小伙,抱了一箱茶叶,非要让我推广他,送我股份,我说我不能推广你,临走,我坚持让大姐把茶叶给送到手里去了。

  大姐送下回来。

  我跟大姐说,其实,还不还给他,都不会影响江湖传言的,你说你没拿人家的,谁信呢?

  我问过小律师一个问题:你爹是清官吗?毕竟当了这么多年,风云人物了。

  她说,我小的时候,有人去我家送过5万元,要拿块工业用地,我爹拒绝了,后来江湖就传言,说我爹胃口大,我爹还气得不得了,生气了好久。

  礼,为什么不好送?

  因为,人家是真的不需要,为什么不需要?

  我不能写,但是我知道,因为我跟他们深入交流过,就拿我自己举例吧,5000元在你手里是大钱,但是在我眼里不叫钱,你觉得送了我一座金山,可是我觉得那就是个土疙瘩,不会激起我内心的波澜,而且我不愿意去欠你这个重大的情分,但是呢?假如我跟更牛B的人合作一把呢?他可能没有送给我5000元的红包,但是一把可以给我200万,换作是你,你会拿哪个?

  经常有人到我们店里来消费,意思是支持,捧场。

  我也反复讲过,我不需要,也不感恩。

  因为,我觉得无所谓的事,我们开这个店就是玩,有生意很好,没生意也无妨,同事们比我还着急,我总是给她们科普,咱就是为了找点事干。

  谁懂我?

  我媳妇。

  昨天,我骑摩托车驮着媳妇去兜风,媳妇跟我讲,店里赢利不赢利无所谓,有群人陪你玩着,不就行了吗?你的目的就达到了,什么利润不利润的。

  嫂子心里跟明镜似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人怕闲着,若是只写文章,太无聊,不如折腾点事,赚也很好,不赚也无妨。

  大V们是不是也这么想?

  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不是这么写的,他们喜欢顺着读者的心,而我呢?总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哈。

  所以,我总是挨骂。

  因为,我与读者想的不一样,读者是怎么想的,妈的,去找懂懂,不给带点钱他肯定给脸色看,另外也会问自己,去找人家不带点东西是不是不合适?

  是你觉得不合适,不是我觉得不合适。

  于我而言,这些东西处理起来也很费劲,我需要什么我不可以自己买吗?

  我爹我娘以前去给表姑家送礼,送一袋花生米,人家让放地下室里了,当时觉得可委屈了,现在想想,有什么好委屈的?不放地下室难道放到客厅里供起来?现在我妹妹来,带点家里的特产,我爹都不允许放进屋里,只能放在走廊里或者地下室,那天,我妹夫的面包车在地下停车场打不着火了,推了半天,我爹觉得可丢人了,你说你咋开个破面包车来?还没电了,让保安帮着推车还不好意思说是自己的女婿,虚伪,虚荣!

  打倒我爹!

  就是我爹以前经常说的那句话,两天不要饭,打要饭的。

  就是以前是要饭的,现在日子好点了,结果家里来了要饭的,起身就撵,滚,滚,滚……

  亲戚朋友结婚,包括同学,我就给200元,我表达的很清楚,这是我的饭钱,也不需要还,连帐也不用记,当然每个人收到可能觉得内心不舒服,人家都给几百几千,你给两百块钱?怎么拿得出手?

  记住,我的这个是不用还的。

  就是我没有给你压力,没有说需要礼尚往来之类的,我结婚的时候貌似没要过大家一分钱吧?我请客都是亏本的,同样的道理,你们结婚,我也不给,不是不愿意折腾,而是我压根就觉得这套游戏太扯蛋。

  现实生活中有一类人,大家可能很少听过,有点类似古代的纵横家,就是专门帮你送礼提建议的,例如你想提拔,你想转正,他会帮你分析应该送给谁,送多少,明码标价,为什么他们这么专业?

  因为,他们都是过来人。

  为什么老百姓自己悟不透这些?

  因为,根本不懂他们。

  某人收了我爹5000元,当时是想给我大姐调整工作,几乎逢年过节就去送,送猪头之类的,后来有人点拨,要多送,我爹就送了5000元,已经是巨大数字了。

  后来,此人落网。

  我爹心惊胆战了大半年,怕被牵扯进去。

  结果呢?

  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

  人家压根没记起这回事。

  好了,这个话题就不写了,我又要挨骂了,我只是觉得这个游戏挺有意思的,我不要,你非得给,我收下了呢,你说我贪婪,你说我委屈吧?

  我说的这些太扯蛋?

  问问我身边这群家伙吧。

  经常有人提一袋现金过来了,然后摆在桌子上,谈,写写我吧。

  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所以,我都说,我们办公室就是话剧院,每天都有新的话剧上演,各类人物,各类角色,还有年度大戏,但是我不能写,我写了有人要跳楼。

  人最傻的行为是什么?

  就是拿自己的思维模式去揣摩别人,你总是试图去感同身受。

  其实,压根就没有感同身受这个概念。

  例如有人买了豪车,几乎不开。

  咱觉得他有病呀?这不是浪费钱吗?你咋能不开呢?

  人家也许喜欢骑摩托车呢?!

  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一个标语:骑摩托车一定要戴头盔,否则会被开宝马奔驰的同学认出来。

  我突然想在后面再给加上一句:他们会自卑的!

  什么年代了,还玩汽车……

  那天,我在饭店遇到了一位读者,他过来聊了几句,他笑着说了一句话:越看你文章越想打死你,看不惯你的嚣张!

  今年,家具我都是找同一个人买的,我连去都不去,都是直接说了需求让她帮我推荐,然后我直接转帐给她,一般都是办公家具,她比我专业。

  上次,她给我发了个信息:你是我遇到最好的客户。

  为什么呢?

  我不拖欠,这两年我脑袋受伤了,我生怕忘记了付款给别人,所以都是及时结帐。

  昨天,我又买了四组桌椅。

  送来。

  装上。

  我把钱付了,她又这么说。

  我在微信上说,大姐,我想采访采访你,就是当你遇到一个优良客户时,对方不会跟你讨价还价,而是让你自己定价,你是选择多要点呢,还是少要点呢?

  她接着把电话打过来了:兄弟,桌子椅子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我说,没有,没有,我只是采访采访,想了解商家的心理。

  她说,我给你的价格都是最低的。

  我说,我没说这个事,我只是采访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挂了电话,我在想,她多想了,果然,把她的进价单之类的都发给我了,证明给了我最低价,其实于我而言,我买桌子椅子就没刻意考虑多花了几百或少花了几百,把事办好就行了,我只有让你有利润你才能服务好。

  例如本地朋友过来帮我干活,都要提前说一句,不要钱。

  那我就觉得不合适,不要钱我不需要呀,我更愿意花100元/天聘个临时工呀,你总觉得钱拿不起来,要么拿了钱就没感情了。

  想多了。

  我要的是劳动价值。

  我突然发现,我成了个怪胎,就是我的想法总被人曲解。

  我买建材,搞装修,我都采取了绝对信任的模式,我给了钱,你给我最终结果就行,我很少去监督之类的,我觉得信任就是这样,你告诉我价格,我给你钱,你给我干好活。

  那问题就来了。

  遇到这样的客户,大家是愿意宰一把呢,还是?

  多花钱是可能的,但是换来了省心,当然也可能换来了应付,什么情况都遇到过,我觉得选人是很重要的。

  换位思考,我在想一个问题,其实要珍惜每个如此爽快的客户,因为一不小心可能就是天使来过。

  我不是说我是天使,而是说,一旦你遇到了一个这样的客户,会给你带来链锁反应的,他会不断地帮你推广,例如我买摩托车的店,光我自己在那里买了三辆,加上猫哥的是四辆,读者陆陆续续也过去买,当时认识时,我跟他开玩笑,卖给我这辆摩托车后,你会经常回忆起我们初次见面的场景……

  我若是用心推荐,我能帮他卖几十辆。

  很多读者怎么买摩托车?

  告诉我预算,告诉我他是什么身高,什么水平,然后把钱打给我,我帮着买好,托运过去,挂好牌。

  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肯定便宜,觉得我不会赚他钱的,也不会拿返点之类的,我对这些不稀罕,当然,老大是送过我礼物的,一个机车背包,哈。

  倘若,他坑了我一把呢?

  那就起反作用了,我会四处败坏他的。

  有个读者,是搞彩票的,就是整天预测彩票号码那种,从微信上买过书,我清理微信时就把他删除了,结果,惹恼他了,打电话问怎么得罪我了?

  我就在想,一旦成了客户,无论大小,是不是永远都要恭敬如宾?

  为此,我思考了良久。

  微信上是好友,我们就是好朋友,微信上拉黑了,我们就是仇人了,是这么回事吗?原来我们的友情如此的脆弱,另外,我们的友情其实是蛮有意思的,彼此没见过面,你也不知道懂懂是不是一条狗在微信的那头给你发信息。

  好有意思。

  下午,我在办公室,插花猫过来,带了一个帅哥。

  一进门。

  我调侃了一句:又换男朋友了?

  插花猫急忙解释:我的一个朋友,淄博来的,喜欢骑自行车,我又不懂自行车,我说我带你认识一个本地骑自行车的。

  我说,我呀,天天骑,用嘴骑。

  小伙皮肤娇嫩,一看就不是整天骑车的人。

  小伙参观了一圈……

  我说,这些车都是展览车,就是只是拿来装饰的,很少骑,让人来一看,哇,好牛B,这么喜欢运动。

  小伙拍照。

  他问,这车子多少斤?

  我说,7公斤,正好。

  他说,比我的重一点。

  我没接茬,为什么?7公斤在公路车里已经属于极品了,而且我拆掉了变速系统,前后牙盘,几乎是把重量压缩到极致了,难道您的车子6公斤?世界自协UCI规定比赛用车不得轻于6.8kg。

  若是常见的公路车,有变速系统的,不可能比我的轻,当然不排除有变态狂,曾经在论坛上见过DIY出3公斤重的,连螺丝都要按克计算。

  他问,这车你最快骑到过多少?

  我说,60多。

  他问,在哪骑的?

  我说,骑行台。

  他问,路上呢?

  我说,40左右。

  他说,我下坡骑到过90。

  好吧。

  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环法比赛,下坡时,运动员把身体压低到极致,时速也不过70~80之间,除非自由落体,否则不可能达到90。

  我觉得,这家伙,可能……

  后来,又聊到了速度,他说他骑山地车参加200公里的骑行比赛,平均时速30,那我什么也不说了,没有聊的意义了。(我骑山地车的平均时速只有20左右,骑行速度与跑步速度相同,提高一点是非常难的,而且我属于骑的还算不错的,骑了十多年,长途跋涉几乎不减速。)

  当年环湖赛,全程158公里, 270分钟内完成全程,一等奖;300分钟内完成全程,二等奖;360分钟内完成全程,三等奖。

  270分钟正好是平均35公里/小时。

  环湖赛意味着什么?全是平路,海拔起伏不超过2米,有本事你就骑吧,理论上,咱拼命骑,拿个一等奖没问题吧。

  实际上,拿到一等奖的,凤毛麟角,最初设计的更变态,是240分钟完成的是一等奖,但是除了专业选手外,几乎没人能突破,才往后拖延了30分钟。

  我拿了什么奖?

  保密!

  等他们走了。

  我给插花猫发了个信息:这孩子不靠谱。

  其实不用我提醒,插花猫不是省油的灯,她会看,她只是想把这个小伙带到我这里检验一下火候,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一下他。

  明天,写写插花猫,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时装t恤

北京工作服定做厂家

金属材料扭转试验机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