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死囚法场

发布时间:2019-04-16 21:05:29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叫南旗的人。由于从小家里过于溺爱,所以脾气很是任性。每次犯了错,父母不仅不给予教导反而任由他胡作非为。就这样,打小就成了邻里街坊孩子眼中“小霸王”的南旗在接下来的20年里演变成了一个痞气十足的社会流氓。

每天除了麻将桌上昏天暗地,就是捧着酒瓶醉生梦死,无一是处。而他似乎并未因此而感到羞愧,反而更加的堕落。没钱就伸手向父母索要,更有甚者,父母不给则拳脚相加。逢人便津津有味的讲起哪儿的姑娘正点,自己又如何如何打架进的看守所。在不知忏悔的情况下,以前人生的污点在他眼里竟然成了勋功章来炫耀。

十一月份的一天深夜,烂醉如泥般的南旗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位年纪大约在20多岁的姑娘。他兽性大发,一路尾随,路过一个漆黑的角落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架住姑娘的脖子,被南旗劫持到一个废旧工厂里,可怜年芳20来岁的姑娘,就这样被南旗侮辱并残忍的杀害了。那时的治安条件是无法与现在所能比拟的,外加事发深夜,所以当时并未被人发觉。

随后南旗找来一辆三轮脚踏车,连夜把尸体运到郊区并掩埋了。当时只有夜色能见证他犯下的罪行。

事后,狡诈的南旗并没有慌张的人间蒸发开始逃犯的生活,因为他知道那样反而会引起警方的注意,而是依旧大摇大摆的过着自己糜烂的日子顺便他也想打听风声,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以便为自己下一步提前做好打算。

还是那句话,当时的治安条件是无法与现在所能相提并论的。没有治安监控,事发当晚又没有目击者。这也为后期警方侦查带来了困难,所以案情久久没有取得丝毫的进展。

到了这里,或许基本定为悬案了。可后来案情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一系列的疑点慢慢的浮出水面,最终案件竟然出奇的顺利告破。

问题出现在南旗,当警方将他缉拿归案时,许多疑问让警方不解。按常理,案发后知道掩埋尸体,事后又不慌忙逃窜,待观望以便为下一步计划做打算的嫌疑犯具备了反侦察能力。而且当时案情并没有取得丝毫进展。可为什么南旗后期自己却乱了阵脚?终日惶恐,经常深夜外出,鬼鬼祟祟,这也才让警方注意到他的可疑。常言道打草惊蛇,可这草还没有选好在何处着手去打,为何~这蛇却自己惊了呢?

经审问,才得知。南旗起初如意算盘真是打的不赖,一切似乎都按照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可是让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是,之后的每个晚上南旗几乎做着同样的一个梦。

“我梦到自己在那里不停的填着土,尸体没有埋好,露了出来。因为我怕别人发现,所以我不停的填着土。嘴里还说着什么。”

“说什么?”审讯的警官追问道。

“好像是~好像是从哪里开始的,就要在这里结束。”

审讯的警官面面相觑,似乎这话对这案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

南旗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脸藏在自己的胸前继续痛苦的说道:“!自打做完这梦,我就坐卧不安,就晚上拿着铁锹去了那里。”

“到了哪里?”审讯的警官问道。

“就是埋她尸体的地方。”

“为什么晚上去?”

“白天太过于显眼,怕别人看到。”

“再次到抛尸现场后,你做了什么?”

“拿着铁锹填土啊~不然就露馅儿了”

“你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去抛尸现场?”

“我也不想,其实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尸体并没有露出来,可是梦没完没了的做!不由得我不去,!真的怕被发现!”

“为什么不自首?”

“我做的事儿我心里清楚的很,自首就是个死。”

“你刚刚说的在梦里你说的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你认为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

最后南旗杀人的罪名成立,被判处死刑。那时枪决制还没有取消,有趣的是,在等待处决通知的这几天里,南旗却并没有因为被判处死刑而萎靡。反而面色较好。在询问后,才得知,他说再也不做那样的梦了,这几天睡的很踏实。在行刑当天,南旗被押法警押上了车,处决的地点是较为偏远的郊区。

据听说,当时南旗坐在车里起初还好,后来望着车外神情显得十分慌张,便向法警要了烟抽,他拼命的吸着烟,抽完一支又要了第二支,法警并没有拒绝。对于即将被处决的犯人,这样的要求也不算过分。南旗在抽烟的时候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窗外,嘴里还不停的念叨“从哪里开始的,就要在哪里结束”这样奇怪的话语。执行枪决的法警并没有感到奇怪。因为即将被处决的犯人在押到刑场的途中一反常态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就连吓瘫的都有。更别说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烟抽完后,南旗被戴上了头套。(法警执行枪决戴面具,犯人在押往处决地点的途中始终也是被带上头套)

当到达处决地点后,南旗下了车,当摘下南旗的头套是,南旗则直接瘫软在地上,法警架起了他。问他还有什么要求。他除了始终不停的念叨“从哪里开始,就要在哪里结束外。居然要求射击头部。对于这个要求,法警却很吃惊,当时枪决制没有被取消之前,没有特殊要求,大部分都是对犯人的心脏位置进行射击处决的。而也有极少数要求射击头部的。

法警再次确认,问南旗真的要要求执行头部射击。南旗的回答很是肯定的。

法警问他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南旗直说那样他就可以睡个好觉了。

就这样,随着一声枪响,南旗杀人案件宣布结束。

但是由于当时执行枪决的是法警。法警并不知道,当时处决南旗的那个所谓的较远的郊区法场,就是南旗杀害被害人后掩埋尸体的地方。而当时展开案件调查,到后来抓获、审讯南旗的公安干警也并不知道南旗杀人掩埋尸体的地点就是这个死囚南旗的法场。而这样的情形发生在死囚法场上还是头一次。

宝应广告印刷公司

平面印刷

设计画册印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