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另一个“老婆”

发布时间:2019-04-16 01:35:57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快点呀!动作这么慢。”酒店门口,从一辆保时捷上下来一位贵妇模样的女子华丽丽,她头戴花式帽,手上还抱着一只加菲猫。不停的催促着身后之人。

这人正是他们刚好结婚不到一个星期的老公正南,这次的旅游作为他们的度蜜月假期。

倘若不是因为老一辈人有什么指腹为婚的习俗的话,要让华丽丽嫁给他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华丽丽家中坐拥上亿的生意,嫁个亿万富翁这种事就扯得太远了,再怎么说至少也找个门当户对的,现在倒好,家人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非得把华丽丽家人一个素未门面的陌生男人。

刚开始华丽丽就已经很不喜欢他,根本不把他当老公看待的,对他总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把他当跑腿的。

正南的虽然家境贫寒,但父母都是对事不对人的,只要正南有哪里做错了,家公家婆还是帮理不帮亲的,正南也不敢多说什么,难得有这样相处融洽的家庭。

可是华丽丽却没有感谢,反而经常在背后念叨起二老的不是,说什么人家都结婚了,自己的家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这些话她都是直接当着正南的面说的,也不怕他发脾气,不过华丽丽不怕他真发脾气,他要离婚更好,可他就是如一个没脾气的人,无论自己怎么过分的叫他,他总是嬉皮笑脸的去做每一件事。

“给我两间房。”酒店里,华丽丽对酒店人员说。

像这种五星级酒店里的管理,只要有人来就会有侍童来帮他们搬行李的,华丽丽却以自己的行李很昂贵不放心给外人搬为由,整整5.6个大旅行箱都由正南一个人完成。

门口拖着一大堆行李进来的正南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看着华丽丽手上的两枚钥匙,眼神暗淡了一下,接过钥匙,脸上再次出现笑容:“那我们走吧。”

“走什么走?谁要跟你坐同一部电梯,你坐那一部,我先上去。”说完,也不等他反应,华丽丽一个人坐着电梯便上去了。

一边在一旁酒店的人员嘀咕不断,正南直接把他们屏蔽了,这种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碰见了。

房间很宽敞,房里设备齐全,正南把属于华丽丽的行李送到她房里,人还没进去,就被轰出来,重心不稳的摔了个底朝天。

路过的看到整个经过的其他顾客都捂嘴偷笑,正南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直径朝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他知道自己家境不如华丽丽,甚至还比不上她的百分之0.1,他苦恼着,自己曾经是个大好青年。

在正南25岁的时候,他其实是结婚过的,他的妻子小晴是跟正南在念大学时候认识的校友,是一人温柔贤淑,知书达理的女人。

刚娶进门的时候,父母一开始也都蛮喜欢她的,把一切好吃的东西,对女人滋补的补品都留给她吃,简直就把小晴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看待,小晴的父母也开心自己的女儿嫁了这么好一户人家。

小晴所到之处,几乎每个人都对她称赞有加的,夫妻两人的感情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恩爱,正南出现在哪里,两人的身影都是手牵着手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样的生活仅仅只维系了两年,两年的时间,足够让急着想要抱孙子的公婆两人丧失理智,他们公婆两人开始怀疑是不是小晴的身体有问题,逼着她去医院做全面检查,检查报告出来是一切正常,公婆两还不信,到处去求一些偏方,让小晴喝,也没有效。

起初看到自己的妻子小晴被父母这样对待,他心痛,经常让父母别做一些无谓的事情。

在父母的挑拨离间下,正南渐渐麻木了,对小晴也不在是以往那副关心的嘴脸,听信父母话的正南开始晚归家,有时候彻夜不归家,他态度上的转变,小晴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公婆对她冷嘲热讽,丈夫对她白眼相对,小晴除了因为一些不知名了偏方吃后身体每况日下,之外还得承受着心理的摧残,她好几次想要跑回娘家,但为了给婆家留点面子,她还是选择忍辱负重的呆下去。

而正南的父母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竟然过分到在外面乱造谣说小晴以前堕过胎,所以一直都没办法再怀上孩子,这话让来看望小晴的姑姑听到了,告诉了小晴。

听完之后小晴还正常跟姑姑聊聊天,拉拉家常什么的,直到送走姑姑的当天晚上。小晴趁着所有人都休息做着美梦的同时在户外的一颗大树上吊自杀了。

正南的父母丧心病狂到只是给她弄了张草席放到野外就让她自生自灭了。

昨晚又一宿没回,拿着检查证明回来的正南一进门就喊声大叫,问题是出在正南这里。

因为是正南自己日夜应酬的原因才导致小晴不能生育,只要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有孩子的。

屋里空荡荡的,小晴没回应,房间里也没有。

走出房门刚好遇上外出归来的双亲,一问之前,得知小晴因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正南发疯的跑到暴尸荒野的小晴跟前,又是哭又是磕头的扇自己耳光。

任谁都拉不住,正南的双亲得知不能生育的原因是在自己儿子身上的二人更是懊悔不已,人已经死了也无能为力,他们带着悔恨度过。

正南直到七天之后家人把她风光大葬完毕,才肯回家。

他欠小晴的实在是太多,所以现在无论华丽丽做得多么过分,他都觉得在为自己父母逼死的小晴赔罪,把华丽丽照顾得无微不至的。

每天夜里他只要一听小晴生前最爱黄家驹的《谁伴我闯荡》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掉落。

夜里,他又听着歌曲入睡。

房里飘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气,此时此刻,他居然看到妻子小晴毫发无伤坐在他的床沿边上,微笑的为正南把被子盖好。

“老婆,对不起,对不起,你在的时候我没好好照顾你,对不起……”正南说到最后泣不成声,抱着自己的妻子小晴就是一阵哭。

小晴就任由他抱着像心疼孩子般的抚摸他的头发。

“叮咚!”门声不配合的响了起来,正南张开困意十足的眼皮,天已经亮了,他四处寻找小晴的身影,始终找不到,他失落的起身开门。

门外站着华丽丽的身影,她一变往日的大小姐模样,满面笑意,手上还带着早餐,十分温柔的对正南说:“吃饭了,老公。”然后迈开小步的走进正南的房里。

一阵清香略过,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的薰衣草香味。

维修工工作服

春夏工作服

客运工作服

广告衫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