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怨侣之开始募兵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7:44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上回书说道,李殇的父亲李文在算卦先生顾明的劝说下,终于答应让李殇带兵剿灭匪患。同时还爆料出了,李文这十几年来竟然有过贪污受贿的黑历史。二人正商量着第二天的招兵,究竟李殇会招募到一群什么兵马呢?请看本文。

第二天,李殇一大早起来就被外面的吵闹声吵醒了。李殇赶紧穿衣起床,洗涑整理,又胡乱吃了几口东西,一番折腾之后,李殇赶紧的走到外面。

外面的景象把李殇惊呆了,只见县衙门口被人群包围了,在包围的中心是县衙门口的告示。李殇不用看就知道,那告示就是自己父亲为招兵而写的榜文。这时李殇身边有一个声音响起。

“少爷,你来了。”

李殇回头一看,原来是县衙里的师爷,这位师爷姓包,名叫包无夜,因为‘无夜’和‘五爷’发音音差不多,所以在淮阳县,人们都称其为“包五爷”,这位包五爷在淮阳县呆了有六年了,渐渐地人们都叫他“包五爷”,而他的本名反而每人淡忘了。

“呦,包五爷,您怎么在这。”李殇说道,包师爷比李殇的父亲年长一岁,所以李殇对他还算是十分的客气。

“哈哈,这是大人的意思,让我在这里处理事务,主要是为此次招兵做一些宣传,还有让他们去张贴告示。”包五爷伸手一指,李殇一看,果然,有几个衙役在一边拿着一叠告示和浆糊在一旁等着呢。

见此,李殇说道:“那我就不打扰无爷你了,您先去忙吧。”

“那老朽就告退了,对了,少爷,招兵的地方在城门外面,大人现在也在那里,你若是要找大人,到哪里寻找就是。”包师爷说道。

“多谢师爷。”李殇说道。

“少爷客气了,老朽告退。”包师爷说完,就带着那几个衙役走了。

李殇在县衙门口看了一会,见有好多人看完告示都直接到城门口走去了,李殇见了,心中大喜。

于是,李殇快步就向城门处走去。他想看看,今天的招兵会好到什么程度。同时李殇也在心里面幻想着自己会在战场上如何杀敌,如何用计。“阵上杀敌流血刻,正是男儿报国时。”听战鼓声起,将士厮杀,看刀枪铮亮,敌军溃逃,这是每一个男人心中的梦想,更何况李殇也是一个习武之人,这种心情更是十分的紧迫。

甚至李殇还想着是不是可以用什么方法让敌军不战而降什么的,不过,当然了,这种事情想一想就好,李殇可不会真的认为自己学过几年兵法就“计谋无双,天下无敌”了,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心中有事,脚步加急。不多时,李殇就来到了城门之外。

远远看去黑压压一片,李殇见了,心中估算一下,大约有两百百人左右。这才是一个早上,就来了这么多人,看来这次招兵的人数是足够了,李殇心里想到。

在招兵的地方找了好久,李殇才发现自己的老父亲,李文李大县令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此时的他已经忙得满头大汗了。

“父亲,我来了。”李殇看着老父忙成如此摸样,不禁心里一酸,声音发涩的说道。

“哦。殇儿,你来了。今天的招兵人数还算不错,一会考核的事情可就交给你了。”李文说道。

“是,孩儿一定挑出好的兵卒。”李殇说道。让李殇挑选兵卒一事,这是父子二人昨天就说好的,一来,这支兵卒是李殇带领的,所以由他挑选,等到指挥的时候才会更加的得心应手。二来,李殇的武艺在淮阳县可以说是数一数二,正所谓,“行家眼中看高手”所以由他挑人这才会挑出好的兵卒来。

“殇儿,现在报名的人已经有快两百了,虽然不多,但是毕竟今天才是第一天,估计在明后两天人数才会慢慢的多起来。你现在先到那边去检查一下那两百人吧。如果合格的话,就先让他们训练起来。”李文看了看报名的人数,说道。

“是,父亲,孩儿现在就去。”李殇回道。

于是就大步流星的向选拔处去了。

选拔处是一个比较大的校场,虽然是临时开辟的,比较简陋,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设施都一应俱全,此次征兵原计划是长枪兵三百,弓箭兵一百,还有李殇自己准备特意训练的刀斧兵一百。所以这校场主要分为两个部分,最为大的就是弓手的那一部分,几张硬功,几桶箭矢,再配上几个箭靶,这场子就拉起来了。另一边有几个石锁,毕竟如果没有练过武的人,看力气还是个十分明确的办法。除了石锁,还有几排兵器架,上面这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这十八般兵器分别有九长九短,九长有枪、戟、棍、钺、叉、镗、钩、槊、环;九短为:刀、剑、拐、斧、鞭、锏、锤、棒、杵。这些为了有一些练武之人来从军的,所以要为他们准备一些,不然空有一身武艺,没有兵器施展,对谁都是一件郁闷的事情。

来到报名处,几个衙役就上前行礼,“少爷好。”

“嗯,大家辛苦了。”李殇微微的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叫大家集合,现在开始选择兵卒。”

“是。”几人齐声应到。然后他们一起将来应征的人聚到了一起。

李殇看了看,这两百人多数都是庄稼汉子,从那黝黑的皮肤,和手上厚厚的老茧就可以看出。这样的人如果当兵,绝对会是能吃苦耐劳,但是多数却不会变通,冲锋陷阵就对没问题,但是要独当一面就很难了。李殇自己在心里想了想,大致有了个底。

于是,李殇就开始选拔兵卒。

正当李殇准备要开始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了,

“不知此次征兵,带兵的将领是那位将军?”

这一声究竟是谁喊得呢?此次募兵之事会不会顺利进行呢?李殇应该如何应对着募兵呢?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易轶

北京离婚咨询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