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行应战互联网金融招行样本

发布时间:2020-02-11 01:35:35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7月底探营深南大道边上的“博士帽”大楼,记者眼中的招商银行高层,比外界想象的要镇定。

2012年年报疲态尽显、银行家马蔚华离任、少壮派田惠宇接手“二次转型”、287亿火线再融资……招行的是是非非,成为近几个月来金融圈内最火热的议题之一。

掌舵核心的零售业务的副行长丁伟看上去底气十足。他列举成绩,零售业务利润占比依然执国内银行界牛耳,小微贷增量更是超越民生银行,网上业务替代率高达93%。

言下之意,这家以创新著称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绝未老去。

他说,招行许多业务单项为行业翘楚,得益于互联网。这正关乎记者此次探营的主题:互联网高调抢进金融领域,银行怎么办?

在丁伟和他的几位得力干将眼中,互联网之于金融属“拿来主义”的工具性质。他们依稀看到了从互联网那边烧来的硝烟味道,但目前远未到正面激战的程度,双方各擅胜场。

“互联网金融未来肯定是中国金融体系中未来的一部分,但是能占到多大的比例,还是值得讨论的。”招行零售银行部总经理胡滔认为,互联网企业往往只看到银行的高利润,却低估了银行业务的高门槛。

在招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刘加隆看来,这场竞争不对等,而且不公平,互联网做着金融,却游离在监管之外。

招行版“两个凡是”

“如果传统的商业银行不变革的话,就会成为21世纪里灭亡的恐龙。”比尔·盖茨这句惊人论断,经过招行的演绎而为国内银行界所熟悉。从1998年推出“一网通”开始,招行即被视为国内“网络银行最热情的布道者”。

招行内部有一个著名的“两个凡是”,为丁伟在两三年前提出:“凡是能够用电子化解决的业务,都用电子化解决;凡是能够通过远程银行解决的业务,尽量不到网点来办理。”

在业内视为“互联网金融元年”的2012年及更加火爆的2013年,招行对互联网的拥抱越来越紧密。

2012年底,招行携手HTC推出“手机钱包”,将银行卡加载在内置了安全芯片的3G手机上,将手机与银行卡“合二为一”,正式进军移动支付领域。

继设备商HTC之后,招行又与运营商中国联通在上海推出了信用卡手机支付产品,布局移动支付再下一城。

2013年4月,招行推出小企业专属网银平台U-BANK8,重塑其批发业务模式形态,从主要依靠网点柜台和客户经理作为服务客户的窗口,转为推动以培育纯网上用户为核心目标的产品、服务、渠道资源整合。

7月,招行将推行数月的微信客服升级为国内首家“微信银行”。微信为招行定制了许多接口,开放了许多其他公众账号没有的权限。招行欲借此实现客户系统从人工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的转型。

“我们自身的想法是必须以新的技术来重构业务,不是简单地修修补补。”刘加隆说,互联网公司以信息流来看待业务,而银行以资金流来看待业务,不同的业务模式有不同的视角,银行可以从这一思维角度的转换来进行业务结构调整。

对互联网与金融的融合态势,丁伟表示,要以更开放的态度来迎接。2013年上半年,许多银行都在各自内部或会集一起闭门研讨,如何对付来势汹汹的互联网金融。“我总感觉到还不够开放,社会的发展任何人阻挡不住的,你不迎接它也来了,你迎接它也来了,应该正面对待。”丁伟说。

“金融互联网”的边界

互联网“侵入”金融的同时,金融也在进军互联网。2012年以来,国有大行如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纷纷试水电子商务,推出“善融商务”、“交博汇”等B2B、B2C平台。

而招行对互联网的“开放”是有边界的。丁伟认为,要恪守银行的边界和本分,定位“金融互联网”,即利用互联网更好开展金融业务,而不会去做互联网,另起炉灶做电子商务。

其实,招行早在2004年即设立了信用卡网上商城,但丁伟对此不愿多谈。在他看来,这一网上商城不过是为了稳定客户、黏合客户、服务客户,与真正以盈利为目的的电商平台不同,并非招行的核心业务。

招行信息技术管理办公室总经理华敏表示,互联网没有改变金融本质的东西,改变的仅仅是技术问题、手段问题和方法问题,但是效率是不同的。

与之对照的是,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高调进入金融业之后,也一直在强调互联网金融跟金融互联网不是一回事。阿里宣称,不做简单把线下金融业务往网上搬的“金融互联网”。

与传统的网上银行相比,互联网金融不再视互联网为金融机构的技术支持和辅助工具。互联网公司通过对互联网数据的深度开发撬动了更多的金融业务,并逐渐搭建出一套不同于传统金融机构的业务模式。

余额宝上线不到一个月,用户数就突破250万,募集资金过百亿。

观察互联网巨头与银行两边,“分寸感”和“优越感”都很明显。

“我们银行卖产品给客户都是要做严格的风险测评,我们是专业的财富管理。那你互联网就不需要这个吗?”胡滔认为,阿里利用其平台数据,对客户的服务效率确实比银行高,但其小贷平均额度不到10万元,余额宝平均不到1000元,当客户需求达到更高量级的时候,还能不能满足?她对此表示怀疑。

对于余额宝,胡滔认为固然是好事,增加了民众的理财渠道,但“这个产品没有任何新鲜之处”,与招行2006年即已推出的“溢财通”没有本质区别,还是间接融资的一种。

阿里引以为傲的数据,丁伟直言,如果为招行所用,尚不能满足其风控标准。

如果阿里做真正的银行,丁伟说,“那就等于多了一家新银行,有什么关系?现在银行已经这么多了”。

穿西服的与穿短裤的

面对互联网的冲击,自信之余,招行亦不无焦虑。

央行某负责人形容当初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的合作属于“引狼入室”,“后来这个狼不走了,要吃、要喝、要房住,这就是互联网企业跟银行的数据接口,等银行醒过来,这些数据已经接上了。”

这些关键的数据往往掌握在第三方支付手里。比如用户在支付宝上通过快捷支付购买了一样产品,支付宝提供给银行的信息仅有交易金额,具体的商户、产品分类等详细信息则截留下来。

尽管不无怨言,由于支付宝、财付通、快钱等各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掌握了大量的支付结算需求,银行又不得不以合作的态度去利用这笔客户资源。有银行人士觉得“合作越深,危机越大”。

以微信为代表的互联网渠道优势也越来越明显。比如招行在微信这块想做的事情比现在更多,但主动权掌握在微信手中。

“我做服务,他给我开权限。如果我做营销,他就把那些权限慢慢关掉。5.0版本出来之后,还可能要关掉一部分权限。”刘加隆说。

微信5.0版本推出在即,新增加的支付功能吸引着银行的目光。但银行人士估计,微信势必要通过同属腾讯旗下的财付通来做支付,银行则需通过财付通的渠道再介入到支付中来。

除合作方面的博弈外,银行更大的苦恼来自于他们眼中的不公平竞争。

有银行人士说,“我们研发一款产品,既要报央行批,又要到银监会批。同样的产品,等我们整个流程走下来,互联网公司可能早已推出上市。”

目前盛行的三种互联网金融形式——第三方支付、P2P、众筹融资,仅有第三方支付有央行下发牌照,且监管尚未完全到位。

刘加隆说:“不能要求我们穿西服和皮鞋来跳舞,而他们则穿着短裤跳舞。这会造成不平衡,会诱导更多的互联网公司挤进金融领域,将来可能会出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中国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监管层已意识到互联网的开放性和颠覆性,而金融业务有其风险性和规律性,未来,监管层会从金融风险、运行管理、基本规则等方面对互联网金融进行约束。

“我们愿意竞争,但应是公平的竞争。我们对于政府监管部门唯一的要求是:同样的市场,同业的业务,同样的游戏规则。”刘加隆说。

樱井莉亚作品

鬼吹灯 第一卷精绝古城

杉原杏璃av

相关阅读